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史记忆 > 校史文萃

江泽民部长在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开学典礼的讲话

 

江泽民部长在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开学典礼的讲话

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是江泽民同志任电子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期间,担任筹备领导小组组长,亲自筹备并建设起来的学校,后来汇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办学脉络。

 

1984年4月17日,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举行成立大会暨开学典礼,江泽民同志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讲话中,他以极具战略性的视野,科学研判世界科技发展大趋势,着眼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长远需要,加强干部队伍建设。讲话具有很强的政治性、思想性、指导性,现将其整理发布,缅怀江泽民同志的不朽功勋和崇高风范。



(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成立大会暨开学典礼现场)

 

 
(根据档案材料整理)
 

同志们:

 

我很高兴,今天能够参加我们部的管理干部学院的开学典礼。

 

部党组对这个学院十分重视,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就从今天参加典礼的领导就可以看出,现任正副部长三位,除张学东同志外出开会,我和魏鸣一副部长都来了。我们的老副部长、现任顾问欧阳文同志十分关心学院,也来了。部里的职能司局,办公厅、干部司、教育局、财务司、物资局、基建司、企业管理司、劳动工资司、生产调度司、外事司等,统统都来了。所以,现在看,办这个学院是没有什么问题啦!搞基建,基建司长在这里;要钱,财务司长在这里;要物资,物资司长在这里:要什么加工任务,生产调度司长也在。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一个会,像今天部里面职能司局这么完整地出动。这就是一个实际行动,确实大家都很关心学院的成长。

 

今天参加学习的第一批学员都是厂的领导,我首先要做自我批评,在坐的我认识的不大多,东郊的几位厂长接触过,其余也见过面,但不熟悉。现在整党,这也增加了一条对照检查的内容。你们在生产第一线,是有实践经验的,参加培训班学习,就是要把管理工作中的实践经验系统化、理论化,并接受新的知识。

 

下面讲几个问题:

 

为什么要办管理干部学院?

 

 

去年,部党组曾经做了两个决定:一个要筹建电子科学研究院,但到现在,只亮了牌子,只有一个光杆司令,地方还没有,还在科技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办公。筹建管理学院的决定还要晚,但进展很快,我们迅速确定了地点,同时组织了班子。我们为什么要积极地办这个学院?我看有几层意思:

 

首先,从宏观方面来讲,国家要搞四个现代化建设,首先要使干部知识化、专业化。因此要办校培养这方面的人才。管理学院和一般大学不一样,是培养在生产、科研、实践第一线有相当实践经验的同志,进行短期的、中期的或较长期的学习,系统的提高,叫做进修,或者深造。这是从总的宏观来讲的。

 

第二,从电子工业本身来讲,办管理干部学院,我认为尤其有必要。为什么?因为电子工业是一门新型的工业,现在很时髦,叫做“第四次产业革命”,中央定了个统一名词叫做“新技术革命”。技术革命的前提,内容很多,有微电子,海洋工程,生物工程等等。究竞我国在新技术革命的前夕采取什么对策,发展什么?许多问题正在争论。但有一条是没有争论的,一致意见要发展电子工业。而电子工业是一个日新月异发展非常迅速、变化很快、知识非常新的工业。在二十世纪初大约1906年,电子三级管发明,开始发展,以后从电子管到晶体管,时间较长,1984年美国的贝尔实验室公布发明了晶体管;到五十年代,在1958年美国制成了集成电路,大概没有几年,就有一个很大跃进。可见,电子工业技术发展快得很。在电子工业方面,恐怕在知识更新这个角度上讲,我们更加不一样。那么,是不是这里专门学技术工艺,或搞技术设计、或钻研微电子技术理论?这不是管理干部学院的目的。不是要你们到这里更新技术知识,而是在这种新型工业底下,我们的各种管理,究竟怎么办?

 

比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要把我们从生产型变成一种生产经营型的管理。电子工业的工厂怎么成为生产经营型?我认为,这个学问大得很。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计划经济,有指令性的计划,有指导性的计划,有市场经济。那么电子工业究竟属于什么门类?看起来好像很大一部分是指导性的,还有不少进入市场经济。而这种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受价值规律的支配。但市场预测究竟怎么搞,学问大得很。比如彩色电视机,1982年订生产计划时,根据1981年收音机生产过剩 (3900万合)卖不出去的情況。认为彩电也不要弄得大多,因为它是高级产品。而且还有一种理论,说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现在黑白电视机仍然多得很,何况中国呢!计委要我们生产32万部彩电,我们要求45万部,计委讲不行。我们说,45万部算一个争取数。32万部是计划,再争取13万部。1983年计划会议开完不到一两个月,市场出现紧张局势,彩电纷纷缺货。1983年计划好像不是32万部,也不是45万部,而是50万部。于是今年计划开始生产80万部,后来又进口散件、进口整机,加起来近130万部,据预测还不够,还要进口多少万部彩电。

 

究竟中国市场预测怎么做?社会主义经济条件下,究竞怎样做市场预测,这个问题很大。彩电为何紧张,现在农民比我们有钱,农村经济发展非常快,尤其是城市郊区的农村,北京的四季青公社富得很,上海、天津的近郊区也有钱。去年赵紫阳同志参观电子工业展览会时,谈到彩色电视机,特地发表感想:说前几年有人跟我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还有黑白电视机呢,因此相当长的时期还要黑白电视机;而现在又有人跟我讲,现在不买电视机则已,无非彩色的比黑白的贵一两倍,不如晚两年买,要买就买个带彩的。总之,市场预测没有一个科学方法,使领导很难下决心。

 

前天,国务院工业经济技术研究中心的同志对我说:“现在农民对彩电要求很高,八亿农民,起伏是很大的。你不要看现在农民对彩电迫切需要,就把彩电量估计得很大,还要抓农民的心理,现在建筑材料不能满足需要,农民大兴土木没有钢材、水泥供给,有钞票怎么办?你这有彩电就买一个。一般来说,如果建材能满足,农民首先要花钱造房,这是中国农民思想深处的东西,所以你要估计农民都买彩电,估计几亿台,那就糟糕了,还要和其他产品销售产生联系。”

 

我这是举例说明,市场预测,调研是十分重要的。又如工厂的管理方法,过去是一种封建式,庄园式的管理,后来是作坊式、手工业式的,再后来学了苏联那一套,经济核算制、定额管理,苏联这一套,说实在的还是从资本主义那儿来的。我们接过苏联那一套,后来又批了管、卡、压,那一套也没有了。就拿技术责任制来讲,文革中我曾到罗马尼亚做外援工作,带回来的图纸,拿到上海这样先进的工业城市去审查,靠什么人审查呢?是三结合小组,没有人负责。所以这套东西在文革中破坏很大。三中全会以来,逐步整顿了企业管理,我也参加了若干企业的验收,发现进了一大步,但并不能适应当前的形势。首先,市场预测这一条就不合格,弄不清楚,弄不准,也不知道怎么做法。

 

第三,从我们和国外的差距来讲,电子工业的水平低,素质差。电子工业管通信和计算机,而计算机不少兄弟部门用了,电子工业部没有用。我们首先要做自我批评,部里没有把计算机很好地用起来。又比如我们要开个时间不长的会,讲二十分钟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我们的人住的非常分散,通信局到三里屯实习生招待所去了,这边还有清河,那边还有八里庄,十院那儿叫鲁谷村,十四院在八宝山底下八角村,开二十分钟会把大家找来要花多少汽油钱。能否搞个调度电话系统,十公里范围内用一个报话机。我也提过,报话机的频率公安系统有控制,怕播出去被外国人窃去,需要保密。

 

现在,国家经委抓的现代化管理的工厂在电子工业系统只有一个上无二厂,还是地方企业。我们直属企业一个也没有,而机械工业就有四个。在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和国外有若干差距。有技术的,有管理的,但管理的差距要比技术的差距大得多。还有人和物的差距,不但我们的产品水平差得远,而且人员的素质水平差距也比较大。我们做一个产品很简单,培养一个人却不容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人的差距就多啦。

 

有人研究过,日本、西德,都是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为什么进展那么快?当然有很多原因。比如日本,战败了不准发展军队,没有军费开支,越南战争、朝鲜战争他捞了一把军工订货,等等。撒开这些因素,在明治维新以后,普遍的国民教育的水平比较高,是一重要原因。西德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很多物理学家让美国弄去了,原子能设备也破坏了。1973年我到西德,在纽伦堡看到大的原子能研究所,反应堆完全可以出口了。问他们什么原因?就是靠人,虽被美国搞去了一部分,但还有基础。在西德的各大城市包括东德,不管是法兰克福、斯图加特还是慕尼黑都有科学馆。星期天,大人领着孩子带上面包来到科学馆,里面有各种科学,达尔文的进化论,伽利略的自由落体定律,力学里的合成定律等等,也不要讲解员,由录音机自动讲解并立刻显示图形,他们从小就十分重视科学的普及教育。我们呢?恐怕这方面的差距是比较大的。

 

我们工厂有许多有实践经验的同志,但由于各种原因和历史的因素,管理水平不高。例如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或虽受过,经过一段实践又有新的认识和提高,但没有系统地总结。电子工业这门新兴工业更加有这种迫切性,对有实践经验的干部进行培养、提高,就是我们的目的和中心,为开创电子工业的新局面而奋斗。我很羡慕你们有机会来弥补,第一期厂长训练班本来有三十名同志,由于种种原因,如整党,企业调资,还有实际困难不能来的,但是我想通过你们回去作宣传,你咬咬牙也就来了,就三个月嘛。必须要大力宣传,要利用各种会议,将来召开企业领导干部会议要宣传。要舍得花本钱培训干部,恐怕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大托拉斯,像意大利的菲亚特就很有名,制造工程机械、车辆、拖拉机,我去过他们的干部管理学院,真舍得花钱,有图书馆、有很好的教室,请了很多老师、销售经理专门去学销售,管理生产的经理专门到生产管理班提高。所以党组下了很大決心,要办好管理干部学院。

 

如何办好管理干部学院?

 

 

我们管理干部学院的目标,第一步应发展到五、六百人,第二步应有上千人,专业设置和培养对象不仅是厂长和搞企业管理的,也要有搞经营管理的等等。管理干部学院与一般大学不同,就是要结合业务实际办学。今天在座的这些司局长,他们来固然是支持管理学院。你们有什么问题,他们一定帮助解決,都不需要找部长,他们就可以解決,但他们首先是要人。管理干部学院就是培养人的,物资局长在这里,伦秉珂同志对物资管理很感兴趣,大学里有没有物资管理系,我不知道,反正我们也要培养现代化的物资管理干部。再有进出口公司,总不能一个处长出去带一个翻译,甚至一般干部也要带翻译,像话吗?特别是出国,本来一个人即可,却要两人去,买两张票,这个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必须大力培养外语干部。像进出口公司,不懂外语就不能搞这个业务,就不要到这个公司来。但今后从外语学院找人来也不行,他不懂业务,对电子各门各类专业也不清楚,所以必须让有实践经验的同志来学习,来提高。我们搞电子的为什么不搞电化教育?就不可以弄套设备来?我觉得可以。

 

管理干部学院的蓝图要从小到大,逐步发展。现在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要先易后难,将来各个专业都要配备一定的干部。社会主义国家很重要的一条是思想政治工作,你们是从生产第一线来的,我也做进步少年政治工作。“四人帮”搞精神万能,空头政治,我是深恶痛绝的。“四人帮”粉碎了,本来以为搞点物质鼓励,发点奖金,积极性就可以起来。通过几年的实践,逐步认识到单单发奖金也不能解决问题。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要宣传社会主义思想,要搞好政治思想工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当年那套忆苦思甜大会,吃忆苦饭的办法不大适应了。唱忆苦歌,是很抒情的,什么二胡一拉,眼泪就掉,这些不行。想当年,二胡一拉,我们的眼泪都掉下来。现在的小青年,你再怎么拉他也没有眼泪。他有一句话,现在是什么时代你们还来这个。不行了,我们要有新的办法,根据青年人的特点如何做思想工作,是个很大的问题。而这方面的人最难找,最缺门。天下无难事,下半年我们想试办一个政工专业,研究在新时期的条件下怎么做政治思想工作,培养、训练党委书记和政工干部。不管将来企业管理制度如何,是职工代表大会制,还是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还是厂长负责制,总要有党委书记吧。如果是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工厂的生产大部由党委研究。若是厂长制就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党委书记要保证生产任务的完成,也要掌握群众的思想动态。政治工作怎么做?要很好研究。我们电子工业也有一点经验,如714厂组织青工活动就搞得比较活跃。

 

现在,校舍问题不大,第一步要把学生宿舍、教职工宿舍建起来,今年就应该上马,部里要逐步创造条件。我们并不搞纯粹的科学研究。什么超声波实验室、化学实验室等,都不要,但外语培训、计算机普及,就要有电化教育设备和计算机。今后,每一个厂长、研究所的所长都得懂计算机。电子工业部的厂长不懂计算机能行吗?要扫盲,要普及,要把计算机迅速武装起来。清河这个地方也可能有人认为不好,离城远。我看远点好,既然来学习,就要排除一切干扰,专心致志,“意守丹田”。但不是做气功,就是要大家一心不要二用,不为繁华喧闹所打扰,这儿环境优美,空气新鲜,又很安静,早晨做操锻炼身体,非常适合办学院。

 

学院教职员工要下决心把学院办好

 

 

今天参加会的除学员以外,还有教职员工,凡是来学院工作的不能有任何临时观点,学员有短期的、中期的、较长期的。先从简单的一个班逐步扩大,万事开头难!但我们的教职工要坚定不移地战斗到底,要下定决心,不能有任何三心二意。管理学院是办定了,不但要办到底,而且要从小扩展到大,从内容单一逐步到比较丰富。大家不要有临时观念,不要以为学院长不了。由于机构改革的变动几经沧桑,先是十九院属军队管,后又划归四机部,后来又合并为通信广播电视工业管理局,现在又是管理学院。在体制改革的过程中,通信管理局近几年怎么弄,我不敢说,但是管理干部学院是不会变的。它不是一个变数,而是一个常数,是比较固定的,不能今天是管理学院,明天就不是了,那不行,这个是不会变的。从我们电子工业的特点、现状和人才差距来看很需要这个学院。我看一个管理学院犹有不足,再办一个我都愿意,因力量有限,先把这个学院办好,这是坚定不移的。


学员同志要集思广益,共同提高




来学院学习的同志有中年的,有中年偏上的,都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不是年轻的时代,不能完全靠填鸭式,灌输式教学。大家要互相磋商,探讨,自由思考。因为你们都有独立思考和逻辑思维的能力,再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结合起来,对问题的探讨应该明确,不应该说某一结论就是对的,可以集思广益,共同提高。老师和学员也应该互相磋商。但有一条,课堂纪律要有。现在是厂长来学,将来可能司局长也来到这里学习,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也可能哪一天我到这里来学习,那我也是学生,这个纪律是要遵守的。

 

我讲得时间不短了,耽误了你们很多时间,还要请他们几位同志讲讲,如欧阳文同志。我说的也是探讨,讲得不对,请大家批评指正。

 

祝大家学习取得圆满成绩!

 

(上世纪80年代电子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