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史记忆 > 校史文萃

贝念升回忆录(三)

贝念升回忆录(三)|上三线,做一朵奔腾的浪花

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86年的历史上,报国文化深深扎根于办学进程之中,代代传承,为党和国家培养了一批胸怀宽广、具有家国情怀的人。赓续红色基因、传承报国精神,是信息科大过去、现在、未来始终坚守的教育初心,也是信息科大人一以贯之的办学理念。

 

20世纪60年代,毛主席和党中央在愈发严峻的国际形势下,从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战略布局考虑,作出了开展三线建设的重大战略部署。这一时期,北京机器制造学校(简称北京机校,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办学脉络)师生怀揣着报国的信念和使命,从五湖四海汇聚于此,又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代召唤中,奔赴国家工业化建设的最前线。他们将汗水与青春挥洒在祖国工业化建设的热土上,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将爱国情怀的火种深深地植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红色血脉中。

 

接下来,让我们继续跟随北京机器制造学校轴6305班校友贝念升,追寻先辈们胸怀祖国、服从大局、默默奉献的青春足迹。

 

 

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干出最出色的成绩

 

1968年7月下旬,一机部下达了1967届毕业生工作分配方案。方案下发之初,我们班没有留京名额,全部同学都分往外地。平心而论,大家都想留北京。北京是故乡,北京有父母,在那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北京副食品的供应无论是品种还是数量都比外地要多不少。但祖国在召唤,我们都义无反顾地奔向分配的工作岗位,没有人为了个人利益而拒绝分配,反而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们班赵浣田同学的父亲在宝鸡三线厂工作,母亲身体又不好,家里需要他的支撑。赵浣田本人并没有找学校及上级部门给予照顾,但我们班的齐志光与其他两名同学,了解到赵浣田家的困难,主动去一机部干部司找到张立司长,恳求部里对赵浣田家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这么多年来,赵浣田甚至都不知道他能留京是齐志光等三位同学奔走呼吁、暗中帮助的结果。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品格正是我们那一代人崇尚的道德品质。

 

2018年贝念升将其毕业证书捐赠给母校


还记得毕业分配那天,教室的黑板上写有分配地域、工作单位及所需人数。我到教室一看,其他地方人员名额都满了,只有甘肃天水还有余额,我便在天水一栏下写了自己的名字,第二天便收拾好行囊,登车奔赴天水。我们班的毕业分配根本没让老师操心,老师也没参与,同学之间只有谦让,没有明争暗斗、走后门、托关系等歪风邪气。

 

2010年,我与班主任黄庆根老师在苏州相聚,他评价我们轴6305班的同学是学校最好的学生,思想纯洁、作风正派,尽管分配工作的地方最为艰苦,但我们没有怨言,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我们在毕业四十多年后,仍能获得老师的赞扬,无疑是莫大的荣誉。我们班的同学们能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干出最出色的成绩,贡献出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这是我们最大的自豪和光荣。


奔赴大三线建设,所学终有所用

 

先说初入工厂小试牛刀。由于机械制图吴文达老师教得好,我参加工作后尝到了不少甜头。我下车间后,所在车间要制作一件吊具,但没有图纸,锻工车间不给加工。我所在车间的老技术员、工程师,还有比我先下车间的大学生,他们不画,于是车间主任找到了我。我二话不说,立即向技术组借了绘图仪器,当即就画,不到半天就画好了。车间的同事们见了我的图,尤其是那吊钩,赞不绝口:“这图画得美啊!真漂亮!”我心想:“感谢吴老师对我们高标准严要求。他若是见了这图,也会给我4分的”。图纸送到锻工车间,引起了轰动,大家纷纷传看,从此车间里的同事都认为北京机校毕业的小伙子行!

 

凭着在学校各门功课打下的扎实功底,我还会钣金放样,电钳工通吃,在机械零件、机床设计、设备维修等方面,得心应手,我成为厂里最受欢迎的人。我对厂里各种设备的小改小革更是不少,被同事们称为“贝大拿”。后来,虽然我调到行政领导岗位,但厂内重要关键设备发生故障,厂领导都要亲自请我去解决。我的兴趣爱好还是在机械的设计制造上,曾为武进柴油机附件厂设计制造了滤纸分切机、滤纸折叠机、压合机等共五台套机械组成的柴油机滤芯的半自动化生产线,为武进电大校办厂设计制造了用于加工东风自卸车液压油缸所需的研磨机,一次试车成功,精度误差千分之三毫米。



轴6305班在小营校区一教楼前合影


我在汽车故障判断及排除方面也游刃有余。刚到三线厂,我先被分配到工厂筹建处的供应科,到全国各地采购提货。那年冬天,21岁的我带了十余台车去兰州拉沥青,开车的司机多数是刚从成昆铁路工地上复员的铁道兵,这些司机装好货后,在饭店里喝得手舞足蹈,非要赶夜路回天水。拗不过他们,我只好答应他们于凌晨两点出发。由于出发前没有对汽车进行检修保养,自从出了兰州市上了华家岭,汽车就状况不断。还好“众人皆醉我独醒”,我从张庆田师傅那儿学到的汽车故障判断及排除技术,终于派上了用处。故障排除后,继续上路。司机们开始对我这不起眼的小采购员刮目相看。

 

 

一位司机酒劲,将车撞到了山上,为了不影响车队的前行,司机们纷纷请我试试来开这辆解放车,我勉为其难,硬着头皮答应了。其实,我只在北京宽阔的马路上开过几次车,哪见过这种急上坡、急下披、急转弯的三急碎石路啊……这种路连在平原上开车的老司机见了都发怵。但我打足了精神,全神贯注地将这满载沥青的重载车,在这样险恶的公路上开行了近两百公里,停车后我全身都要瘫软了。回想起来十分后怕,若当时稍有不慎就会滚下山沟车毁人亡。又想想,我开的这两百公里,车没熄过火,没溜过车,足见基本功还是扎实的。我内心又不禁有些得意:“北京机校的毕业生就是牛!当个采购员都能救车队于危难之中”。


献才干于社会,留真情于母校

 

毕业分配后,我们班大多数同学在全国各地的轴承厂里耕耘一生。王大庸在山东淄博轴承厂工作,技术在厂内也是一流的,退休后很多厂幕名前来聘请他。他为奶牛场设计制造的自动吸奶机,其性能堪比进口同类产品。他还设计、改制了不少农牧机具。在西北轴承厂工作的李长岁、杨镜儒均是该厂的分厂厂长,在管理、技术、生产方面均是一把好手,也是公认的实干家型领导。在瓦房店轴承厂工作的张春生同学,对轴承加工中的磨具磨料颇有研究,多次解决轴承套圈磨削过程中的难题,改进磨料配方。全国很多大型砂轮厂均根据他的建议,生产适于轴承加工用的砂轮,他为提高轴承产品质量和加工工效,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张春生在厂内及轴承行业内都有较高的声望和知名度,此外,他还是中国磨料磨具标准化委员会的成员。

 

从三线厂调到北京自来水公司任计量中心主任的齐志光同学,曾向母校、同学及校友所在单位提供帮助。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原北京机校准备扩建,学校基建处长徐德铭(原铸造专业老师)、副处长邹德钦(原刀具专业老师)和关宏业科长一同找到齐志光,请他帮助解决新建校舍供水问题。齐志光全力以赴,积极协调,提高了学校的用水指标,在能力范围内为母校免费提供新供水系统的设计与施工服务,也算是对母校的一点回馈吧。他还为张德利同学所在的北京带钢厂清理了几十年都弄不清楚的厂内管网线路,实绘出《带钢厂自来水管线图》,提高了该厂用水指标,使得该厂在水能管理上提高了一个档次。张德利同学也因卓有成效的工作,被提任为科长。

 

 

 

母校扎实的学风、务实的作风,给了我们最纯洁、最正统的教育,给了我们最真挚的师生情、同学谊,让我们这代人在祖国的机械装备制造业中大显身手。在改革开放的四十余年中,成为行业的中流抵柱。我们班大部分同学,毕业后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能成为独挡一面的行家里手,都具备不怕苦不怕累、不讲条件不计回报的优良品质。昔日的同窗现今都已步入古稀之年,但最让我们引以为傲的依然是我们都曾是“北京机校”的学生。在母校五年的学习生活,将永远是我们人生中最幸福的回忆。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曾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86年办学历史上经历过的师生们!